故事:从有房有车有店铺,到负债60万,我和老公泣血突围:谁的人生还没点苦呢?

作者:十月金秋来源:知音真实故事ID:zsgszx118想知道孩子「最近的学习」怎么样?家长们千万不要一上来就问:“我家孩子表现怎么样”?今天,我们教你三招高情商的话赶紧收藏转发,不然以后就找不到了...“不要

故事:从有房有车有店铺,到负债60万,我和老公泣血突围:谁的人生还没点苦呢?

故事:从有房有车有店铺,到负债60万,我和老公泣血突围:谁的人生还没点苦呢?

  作者:十月金秋

  来源:知音真实故事ID:zsgszx118

  想知道孩子「最近的学习」怎么样?

  家长们千万不要一上来就问:

  “我家孩子表现怎么样”?

  今天,我们教你三招高情商的话

  赶紧收藏转发,不然以后就找不到了...

  

  “不要,不要,啊……”随着一阵惊喊,我睁大了眼睛“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前,发丝凌乱,全是汗水。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从追债恶梦中惊醒的夜了。我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身旁的手机,凌晨三点,屏幕显示有n个陌生来电,短信标识右上角的数字为99+。

  这些数字让我浑身颤抖,我真想一了百了,死了,是不是就轻松多了?

  我叫金秋,1982年出生于云南楚雄,是个生长在大山里的彝族姑娘。

  2003年,我通过高考考上大学,成功走出大山,也是在那一年,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留在昆明。

  之后,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结婚、买房、生娃,期间经历了太多的心酸与苦楚,在打拼近十年后才终于在昆明站稳脚跟。

  2014年,我们的儿子出生,因为没有老人帮忙照料,我只好辞去餐饮管理的工作,在家带娃。

  儿子上幼儿园后,为了方便接送孩子,我在儿子的幼儿园找了个生活老师的工作。老公则是没日没夜地为这个家打拼。

  2018年底,老公的工作已在瓶颈期持续了两年,晋升更高职位无望的他,决定离开奋斗了8年的快餐连锁企业,毅然决然地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我们都以为,凭借他多年的餐饮从业经验,干这行一定没问题。可现实却给了我们当头一棒,我们开的第一家特色早餐店,不到一年就亏损关门。

  面对中年的压力与不甘,老公没有退缩。经过多方调研之后,我们卖掉昆明的房子,回到家乡楚雄,在市里置办了一套小三房,然后把剩下的十多万全部投入彝家特色小吃店。

  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备,我们的总店开张,生意还不错。我们全家都为这次押对了宝而欢欣雀跃。

  半年过去,小吃店生意依然火爆。2019年12月,我们用之前赚的钱,加上贷了点款,又开了一家分店。虽然进账没有预期好,但也平稳向前。

  当我们以为一切都好起来时,疫情来了。

  疫情期间,两个店停停开开,开开停停,收入根本维持不了贷款、人员工资、日常消费、以及为了应对疫情而拓展的外送业务投入的开销。

  我和老公没有办法,只好动用信用卡的额度,但没多久,多张信用卡已逾期两个月。

  我们想着疫情很快会过去,还是要维护好征信,于是申请了多个APP小贷额度。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上以贷养卡,卡贷失陷,负债累累的地步。

  我们到处寻求解决方法,在网上得知一种叫挂账停息的方法,我们就和贷款平台挨个沟通、协商,可没有一个成功的。

  除了每天一个又一个电话催我们还款,就没有别的。此时,我们手上根本没有钱了,连基本生活都难,哪有能力还款呀!

  银行和小贷平台各种花式催款,打爆了我和老公的电话。

  那段日子,我极度恐慌:会不会还没等我们还上欠款,就被起诉了?会不会突然有执法部门上门,我们就被带走了?我们会不会真的像那些恐吓电话里说的那样被处理了?

  后来,只要一听到电话铃声、短信声、陌生的喊声,我就害怕得发抖,脑海中全是诉讼、坐牢的画面,夜夜噩梦连连,焦虑、害怕到无法入眠,痛不欲生。

  我无数次想到“死”,可我死了,孩子怎么办?老人怎么办?小无所养,老无所依的他们该有多心酸无助。一想到这儿,我的心就揪得生疼!

  连死都要考虑后果的人,是懂事还是无能为力?当无望和崩溃成为了生活的常态,我该如何去完成这堂人生的必修课呢?

  后来,家人、亲戚都知道了,大家凑了些钱给我们。但是利滚利太可怕,网贷就是个无底洞,没人能救我们,所有这一切只能我们自己扛。

  然而,60万的负债,我和老公实在扛不住了,我们总是互相抱怨,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

  一天早上,我和老公在店里厨房备货。他的手机响个不停,他看了一眼后关成静音,终于清净了。还没等我们松一口气,我的手机又响了,是催款电话,我把手机丢进袋子里。

  可催款的人锲而不舍,电话没完没了地一直响。我被整得心烦意乱,为债务焦虑,为父母焦虑,为孩子焦虑……人到中年,怎么活着这么累啊?

  我越想越难过,一把砸了手里的菜,蹲下来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骂老公:“嫁给你,真是倒八辈子血霉!我真是眼瞎才选了你!”

  老公也一肚子火,毫不示弱,“想过就好好过,不过就分开。”

  我越哭越绝望,看着刀架上的菜刀想,是不是死了就再也没有烦恼了?于是,我猛地起身扑向刀架,一把拿起菜刀,还好老公眼疾手快,迅速抓住我的手,夺下了菜刀。

  这次之后,我失控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和老公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吵架,而我稍不顺心就控制不住情绪打孩子。

  记得一个周六,儿子闹着要出去玩,我根本没心情,就劝他在家玩。可我越不让他出去,他越吵着要出去,还哭闹起来。

  我一下子情绪失控,抓起旁边的棍子就胡乱挥舞。只听儿子发出一声尖叫,大喊“疼”,我这才停了下来,发现棍子已误伤了他的眼睛。

  只一瞬间,儿子的右眼整个眼皮就肿了起来了,眼角还有一处划伤,冒着血丝。我猛然清醒过来,手忙脚乱地抱起儿子,他在哭,我也在哭……

  从那以后,儿子小小年纪就学会看大人脸色、讨好大人。看着儿子稚嫩的目光和胆怯的表情,我心中总是一阵锥心蚀骨的痛。

  我知道即便时间会治愈身体的伤口,可烙印在我心里的自责永远不会消退。

  我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于是在老公的劝说下,我鼓起勇气去看了心理医生,没成想比我猜想的更严重,医生说我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全家都怕了,好好活着成了我们唯一的念想!关于债务,我们再次挨个联系,诚恳地向对方说明我们目前的真实情况和规划,承诺一定陆续还钱。然后根据欠款金额的大小,做出表格,先还小的,大额的每个月还几百。

  2020年8月,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关了店回到老家。在这里,我可以安心休养,好好配合抑郁症的治疗。

  老公找到一份多劳多得的送水员工作,每天扛上百桶水上下楼,下班回来吃完饭就出去代驾,深夜甚至凌晨才能回家,一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

  即便这么累,老公还总是抽空开导我:“老婆,你一定要看开点,债务短期內没法解決,你愁也没用,只有身体健康了,才能等到机会东山再起。有我呢,你放心!”

  儿子也越来越懂事。或许是知道我生病了,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他每天一做完作业就帮我扫地、摘菜。我不要他做,他会跟着我,从身后抱住我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帮你做!”

  儿子还会督促我,“妈妈,出去运动啦!”“妈妈,该吃药啦!”儿子的温暖每每都会让我泪奔,我紧紧抱着他,任由那温热的泪水流淌。

  父亲也不像从前那样沉默寡言了,他经常拉上我陪他一起爬山。我知道他哪里是自己想爬山,明明是为了陪我运动。

  看着他们每个人的努力,我明白了自己对这个家的重要性。我必须活着,好好活着,做一个好母亲,好女儿,好妻子。

  命运虽是那样可怕,那样不可控,但是害怕并没有什么用,与其抱着脑袋被牛角戳屁股,不如迎头而上,跟它斗个你死我活。

  随着病情逐渐好转,我开始学着接纳自己的窘境,希望从中寻找出口。我静下心来思考,自己能做什么,想做什么,擅长什么。

  我和老公商量,过年后一起去昆明找工作,毕竟那里的工作机会多,收入也高一些。唯一让我舍不得的,是儿子。有哪个母亲舍得错过孩子成长的任何瞬间?

  可我很快想明白,事到如今,不多挣点钱会对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目前短暂的分离,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在一起。

  2021年大年初八,我和老公背着简单的行囊,踏上楚雄开往昆明的高铁。那是个艳阳天,火车到站时,二姨已在车站等候。

  见面那一刻,我们什么都没说,泪眼婆娑地相拥在一起。我哭自己无能,总是一次次让她老人家担心;她哭世事对我不公,吃了那么多苦。最后,二姨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说:“孩子,不哭了,有二姨在,别怕。”

  二姨在她家附近帮我们租好一间带卫生间的房子,还把家里闲置的电动车修好了给我们用。

  老公选择了外送行业,每天从中午开始送到凌晨三四点,不敢休息,不敢生病,拼着体力和时间。

  奔四的我,加入了和二十出头的小朋友抢食的行列。我一心怀着遇上好心老板,提前卖几年工龄换工资还债的想法,目标锁定那些私企,如小型饭店、夜场、超市、停车场等,每天跑五六家。一个星期过去了,却连连遭拒。

  一天,我从大悦城商场出来,无意中看见一只蚂蚁。它前进的路被玻璃挡住了,它一次次往上爬,又一次次摔下来,但依然执着前进。

  我心中感叹:这蚂蚁太可笑了,假如从一侧的石墙爬,不是很快就能够到达吗?

  这想法如当头一棒打醒了我,现在的我不就是眼前这只蚂蚁吗?此路不通就应该换条路,才不至于摔得头破血流。

  换了思路和心态的我,凭借毕业后在大型餐饮公司的历练经验,在一家餐饮连锁企业觅得一份工资不低的储备值班经理岗位,还管一顿工作餐。

  为了多挣点钱,我只用一个星期就掌握了这个岗位所需的各种职能,又在附近找了一些兼职工作。平时上下班,不论多晚我都没舍得扫一辆共享单车,完全靠双脚步行。

  上下班步行的时间我也不会浪费,我沿路捡废品,心想多一毛是一毛。我曾因藏在绿化带里的纸板被别人捡走,不顾颜面地当街痛哭。谁又能知道,我哭的不只是纸板,而是生活的希望。

  3月的一天,我出门上班,在楼道看到一个穿家政服的人在打扫卫生,得知楼道卫生是承包给家政公司来做的。我心想如果接几个这种固定的活,就不用到处跑兼职,既节省时间,又收入稳定。

  于是,我厚着脸皮三番五次去求房东。房东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再加上可怜我的处境,最后同意了,还帮忙介绍了另外几个需要清扫楼道的房东。

  我辞掉临时兼职,专心做好餐厅和楼道清扫的工作,一天下来干活十二三个小时,我还扛得住。

  遇到餐厅轮休时,我还会赠送玻璃清洁的项目给房东们。虽然累一些,但我的付出也得到他们的认可,有了更多的收入。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在你经历一些坏事之后,又在不经意间遇上点好事,正是这些意料之外的小惊喜,支撑我们一步一步往前走。

  我和老公像上了弦的陀螺,转个不停。每个月工资到手,留下全家的基本生活开支,其余全部用于还债。我们不敢多花一分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钱是那么的重要。

  为了省钱,我和老公早上总是煮一碗清水面,就着咸菜吃。在外面也总是两个馒头就矿泉水解决一餐。

  偶尔有点好吃的,我总舍不得吃,一心想着给辛苦的老公补充营养,可常常那些最好的总是被他藏在我的碗底,那一刻,我的心暖暖的,也酸酸的。

  还好有二姨,她经常做好饭叫我们过去吃,她是怕我们忙得没时间做饭,也是想帮我们省点钱。但二姨毕竟住在儿女家,也有很多为难之处,我们不敢经常去打扰。

  二姨见我们不常去,干脆送吃的到我们的住处,我们一回家就可以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

  我和老公在昆明争分夺秒地挣钱,心中最挂念的还是在老家的儿子。

  2021年5月母亲节那天,我上早班。快下班时,制冰机上的一杯可乐被我不慎打翻,刚好有客人要买单,我处理完后正准备清理时,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刚好来交班,上来就对我一番数落。

  在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可以随时取代我这个“阿姨”的讥讽。她的眼神一针一针地刺进我的心头,我心里密密匝匝的疼。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心情低落地走着。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真的好想念亡母。

  面朝家乡的方向,我双手合十默念母亲,没有鲜花,只有一颗挫败的心和委屈的眼泪……

  此时,裤兜里传来手机铃声。我掏出手机就看到屏幕上闪动着日思夜想的儿子头像。我顿了顿,调整好状态,接通电话。

  儿子稚嫩的声音传来,问我下班了吗,有没有吃饭,然后说学校说家里,还说了小区游乐场……叽叽喳喳,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我感觉儿子越来越适应没有我们的日子了,心里有安慰也有失落。

  最后,小家伙的一句“妈妈,母亲节快乐,我想你了”,让我瞬间破防,眼泪哗哗直流。

  挂了电话,我的脸已湿透。愧责和心伤混合在一起,一缕风过,好似有人用刀剐着灵魂般疼痛。我抵着路边墙面的后背不断下坠,双手抱头蜷缩在墙角,无声地悲切。

  七八月的雨季,昆明和往年一样到处淹水,一条普通的回家路也会因为绕行而迟迟难归。

  那天,我回到家已快夜里11点,屋内没有灯光,看样子老公又加班了。

  我烧上一锅水,准备鸡蛋和二姨送来的腊肉,等着老公回家给他做一碗热汤面。

  半小时后,我去阳台晾衣服,路口昏暗的路灯下出现老公的身影。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的影子被拉得老长。

  他越走越近,我看清他的脚是一跛一跛的。我心中一紧,手中的衣架不受控制地散落一地。

  我忙下楼接老公,扶他进屋坐下。一看,脚踝已经肿得像馒头一样。我说去医院,老公说没伤到骨头,执意明天买点膏药就行。我知道他心疼钱,可我怕耽搁伤情更糟糕。

  我的目光无意间掠到桌角储物框里那快见底的白酒,突然灵光一现,没来得及和老公解释就急匆匆跑出门。

  路口小河边的杂草丛中有几株艾蒿,我揪了两把叶子火速往回跑。老公被我手中的艾蒿惊到了,他笑道:“竟然有这个,我太幸运了!”

  我把艾蒿揉成一团放在盘子里,倒入白酒浸泡,然后点上火,待艾蒿温热就敷在脚踝处揉搓。来来回回半小时,艾蒿只剩渣渣了,接下来就是慢慢等消肿了。

  我劝老公休息一天,他一句“病不起啊”,道出了多少无奈和心酸。

  不敢病的我们,拼命努力,也小心翼翼。可没想到老公的脚好了没多久,我又受伤了。

  一天晚上,一位顾客把手机落在了餐桌上,员工张红按要求存在失物认领处。半个多小时后,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急匆匆地冲进店来认领手机。

  原以为会得到顾客的感谢,没想到她却诬赖张红弄坏了她的手机屏幕,还脏话连篇。

  张红被激怒后也骂了回去,那女人气得扬起手中的手机朝张红砸来。

  我下意识推了张红一把,瞬间就感觉刺痛从嘴部蔓延开来,整个口腔都是鲜血的腥味,我捂着嘴摇摇欲坠……几分钟后我被送进了医院急诊科,门牙松动、上嘴皮内侧破裂,缝了三针。

  肇事者当时就跑了。做餐饮这么多年,我心知肚明,即使是顾客不对,一般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什么委屈都只能留给自己人。

  我休了一个星期工伤假。老公要找公司要个说法,可我不想失去这个不错的岗位,制止了他。

  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又或许是因为平时的工作态度,让公司看到我不仅有责任心而且好管理,很快升职为副经理,每月薪资也涨了一千多。

  我对老公说:“真是因祸得福啊!”他回了我一句:“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痛出来的美丽,才能颠倒众生!”我们都笑了,这是一年来我们第一次这么开怀地笑。

  转眼,火把节就要到了。火把节对于我们彝族来说,是相当神圣和隆重的节日。

  虽然现在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男女老少一起上山祭神、杀猪宰羊,可喜食羊肉的传统一直延续下来。

  不论在老家还是在外打拼,喝上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就如彝家火把那样,可以点燃希望。

  火把节那天晚上,我和老公回家时,灶台上的锅还热乎着,应该是刚端来不久的。

  二姨知道我们没办法去她家吃晚饭,就留了一锅当归羊肉汤给我们。我和老公心里都暖暖的。

  我们边吃边聊起了亲人、亲情。我和老公都打心眼里感激二姨,老公说:“在乎你的人,不论何种境地都会在乎你;可想看你笑话的人,只有在你落难的时候才能看得清。”

  我不认同他后半句,还打包票说,我家亲戚没有这样的,甚至鄙视他太小人之心了。没想到,中秋佳节,老公的话竟一语成谶。

  那天,二姨邀请舅舅一家去家里吃饭,我难得有时间,买了平时舍不得买的水果和牛奶,也去了。

  我提着礼物,刚走到三楼转角处,透过半开的门,传来门里的讲话声,是舅母和表妹的对话:

  “小燕,听说你妈老救济你大表姐她们?好好说说你妈,别老和你大表姐走那么近,她们欠那么多钱,救济她们等于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咯!”舅母的语气尖酸刻薄。

  “哎,说起这个就心烦,我也不想晦气上身,可我骂了我妈多少次都没用!”表妹的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如同掉进了冰窟窿,从头顶凉到脚尖。我真想立刻走人,但又怕二姨担心,只好故意跺着脚上楼,弄出很大的声响,然后喊了一声“二姨”,推门走了进去。

  沙发上坐着舅舅、舅母、表妹、妹夫、其他表兄妹和一群孩子,舅舅手捧茶杯在看电视,舅母磕着瓜子。

  看到突然出现的我,舅母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小秋来啦,听说在餐厅当经理了,工资高哦,真是有出息!”舅母可不是真想夸我,我心知肚明,开口叫了声“舅舅,舅母”。

  表妹假惺惺地招呼我,可眼底的嫌弃已溢了出来。其他表兄妹只是平淡地和我打了声招呼,没有任何交流。

  我放下水果和牛奶,径直朝厨房走去,二姨和另一个表妹在忙碌着。不一会儿,全家围桌而坐,这熟悉的场景让我恍惚间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我和老公虽不算富裕,但在这座城市有房有车,是几个表姐弟中最早落脚的。

  长辈们都说我有出息,总让自家的孩子学学我的吃苦耐劳、会打算。

  大节小假,他们总是聚在我家,吃吃喝喝一两天。虽然做饭打扫会辛苦些,可一想到是亲人,我毫无怨言。我从不让他们买任何礼物带来,走时我还会给他们带回去一些好吃的……

  二姨往我碗里夹菜,打断了我的思绪。今天这顿饭吃得特别难受,少了曾经的笑容不说,就连基本的亲情都没了。

  不得不承认,老公说的对,当你落难时,才能看清那些看你笑话的人。有二姨这般温暖的亲人,就有舅母那样落井下石的人。生活不会偏心,有时给你一束光,有时又给你一闷棍。

  不管怎样,生活的车轮都会继续向前滚动。现在,我们的债务已偿还了一小部分。

  未来几年,我们仍然要为自己过去的错误买单,但庆幸的是,在清晰目标的指引下,我们不再绝望恐慌,不再挣扎逃避,而是齐心协力往积极的方向努力。

  与此同时,我们始终记得与儿子的约定——尽快一家团聚。所以,我和老公都在不断寻找回楚雄的时机。

  不久之前,我得到消息,明年春天,我所在的餐饮企业会在家乡楚雄开一家分店,我极力向上级领导争取外调资格。

  就在几天前的傍晚,正在工作的我,终于收到了好消息。按捺不住那颗快跳出嗓子眼的心,我躲到餐厅露台一角,双手颤抖地拨通老公的电话。

  “老公,我去楚雄的申请通过啦,过完年就不用来昆明了,直接去楚雄的分店报到就可以咯!”

  老公也很激动,“太好了!阿爹他老人家以后就不用那么操心了,小家伙也可以天天抱着你撒娇啦!只是我这边情况不太明了,不过我会尽力争取的……”

  一个月前,老公凭着惊人的毅力和曾经的团队经验,从单纯的外送员转为片区经理,他也在努力争取去地州开发市场的机会。

  “嗯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挂断电话,我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站在露台边,我望向远方一条条的路,心中感慨: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永远无法到达终点;再长的路,一步一步向前,总能走完。

  活在这世上的人,谁的心里没点苦呢?很多时候,苦难和机遇是并生的,只要你扛过去,就重生了!

  那一天,我看什么都是美好的,做什么都是欣喜的。店里打样、盘点结束已快十二点了,我毫无倦意。

  出了商场大门,一股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我连退两步,还好外套上有帽子,我赶紧拉起来套在头上,遮挡着出门。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秋,这里。”我回头,老公从不远处的花坛边迎了上来。他手中拿着一件大衣,立马给我穿上,接着用围巾和手套把我裹得严严实实。

  我们跨上电动车,我双手抱紧老公,靠在他单薄而温暖的身板上,我的双眸起了一层水雾,从身暖到心。

  没错,既然黑夜给了我们一双眼睛,那我们就用它来寻找光明。

  多一点努力,多一点坚持,就会发现,这段难熬的岁月,除了苦难,我们还得到了很多,很多。

  有没有毕业就是公务员的大学呢?

  或考上后就离公务员特别近的大学呢?

  这「七所大学」一毕业就是"

  父母赶快为孩子收藏好...

  ??????最后,文章底部点亮“在看并“分享给更多朋友。作者:十月金秋。知音真实故事(ID:zsgszx118)隶属于知音集团,是由知音原创公号编辑部打造的国内大型真实故事平台。旨在写人生亲历,绘浮世百态,每一个故事都来自亲历者的灵魂深处。

  

  点亮“在看”女主一定会苦尽甘来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故事:从有房有车有店铺,到负债60万,我和老公泣血突围:谁的人生还没点苦呢?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