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张晴悦)7月25日至今,张晓(化名)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一边,她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弟弟,确保他不做傻事;另一边,她还得想办法找同学朋友筹钱,小心翼翼地应付那些电话催账的人。那些人动辄出言不逊,26岁的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经常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里哭起来。事情发生了3天,她依然没有想明白,一向有分寸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张晴悦)7月25日至今,张晓(化名)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一边,她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弟弟,确保他不做傻事;另一边,她还得想办法找同学朋友筹钱,小心翼翼地应付那些电话催账的人。

  那些人动辄出言不逊,26岁的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经常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里哭起来。事情发生了3天,她依然没有想明白,一向有分寸的弟弟,咋就会陷入这么可怕的网络贷款之中?但显然,现在不是她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除了筹钱替弟弟还款,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弟弟突然背上十几万债务

  张晓是安康人,家里姐弟3人。平日,她和姐姐在安康工作生活,弟弟张栋(化名)则待在西安。

  在她心里,弟弟虽比她小两岁,但早早就跟着父母到社会上闯荡,为人处世丝毫不比她弱,一人在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可谁也没想到,他竟会伸手向那些多次被曝光的网贷平台借款,突然背上了十几万元的债务。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每天的催债电话和短信让家人不胜其烦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张晓是在25日才知道这件事的。“当时,他一个哥们突然给我姐打电话,问我家里出什么事了,说张栋声俱泪下地向他借钱,说家里出了大事。”弟弟要用钱为什么要编出这样的谎话来,感到奇怪的张晓和姐姐连忙给弟弟打电话,多番询问之后,弟弟才松了口,称自己在网上贷了一些钱。被逼问起具体数目,他称,“5万多。”

  张晓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当时听到这一数字后,她和姐姐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早前看过太多借网贷一下滚到几十万的例子,她真的害怕这件事把他们整个家都压垮。毕竟父母年纪大了,根本拿不出多少钱来。为赶紧把这个可怕的窟窿堵上,当晚,姐妹俩就开始帮弟弟筹款。可5万多元还上了,她们才得知,弟弟借的钱远不止这个数,现在要还的钱更是这个数的3倍。

  共向100多家网贷平台借款

  “26日,我弟突然联系不上了,我和我姐着急,就赶来了西安,来了之后才知道,他向100多家网贷平台借了款,总共借了11万,现在要还的加起来有十六七万。”张晓称,这意味着,自己和姐姐还得筹措十来万元。这对她们来说,根本做不到。“我姐结了婚,还有自己的小家要养。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实在没有能力借到这么多钱。”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逾期的网贷以每天记算利息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张晓将弟弟借款的这些平台名称详细列在一张纸上,又挨个统计出了借款金额、到账金额、应还金额及借款周期等。三秦都市报记者看到,这些平台名称五花八门,大部分都没听说过。一些平台借款金额和到账金额、应还金额之间的差额不禁让人咂舌,比如一家叫“天马贷”的平台,统计显示,借款金额为2000元,实际到账金额只有1500元,而7天后的应还金额为2160元。

  张晓称,据她统计整理,这些平台大多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赚钱的,自己弟弟借款11万多,其实最后到手的只有9万多。目前他们将前期筹到的5万多元给30多家平台还了款,还有70多家实在没有能力偿还。这些天,弟弟的手机已处于被催债电话打爆的状态。

  “欠债还钱这个道理我懂,可他们的利息实在太高,并且还在不断上涨,我就恳求他们给我一些时间来筹措本金,本金我一定还。但大部分人都不愿跟我好好谈。”无奈之下,姐妹俩选择了报警。可因为借贷属于民事纠纷,警方不予立案。张晓和姐姐一筹莫展。

  今天向记者说起这件事,张晓称,她现在不光头疼筹钱,还担心弟弟想不开做傻事。这几天,弟弟的状态一直很不好。

  每当贷款即将逾期就有新平台来推销

  24岁的张栋到底为什么要在网贷平台上借钱,他用这笔钱干什么了?今天,记者跟张栋做了对话。

  据他称,自己在跟几个朋友创业,联合搞了一个出售国外某品牌化妆品的公司,创业过程中偶尔会遇到资金周转不开的情况,便于去年9月开始,在一些正规的网络平台上贷款。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大半年欠下100多家网贷十多万元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最开始贷了按期限都能还上,今年4月签了几个单子,但因为一个证件迟迟没办下来,无法出售货物,资金链就断了。为了还之前贷的款,我就开始在一些不知名的平台上借钱,后来这些平台也迟迟还不上,就越借越多,窟窿越来越大。”张栋说,眼看着借款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自己也不是没有担心过,但办证的人总是告诉他,马上就办好了,这批货马上就能发出来,钱也很快就到账了,他就一直把还款的希望寄托在这上边,没敢给家人朋友说。直到7月25日,自己“以贷养贷”的方式再也填不平这个窟窿,他才不得已向朋友开了口。

  至于这些不知名的网贷平台他是从哪找到的,张栋称,每次他的上一笔贷款即将逾期,另一个借贷平台就会给他打电话或发来短信,让他从他们那儿借款。“我怀疑,这些平台之间都是通着的,借贷信息也都是相互共享的,他们知道我需要钱,就在我没办法的时候联系我,让我不得不从这些平台里借。”

  如今再说起自己这3个月来的做法,张栋也十分后悔,“要是我不逞强,从一开始就向家人朋友求助,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现在我就觉得自己拖累了家人,每天心理压力都很大。”他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其他人提个醒,“那些不正规的网贷千万不要碰,这就是一个无底洞。”

24岁小伙共向100多家平台借款 目前还有70多家无力偿还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