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三年,“房贷断供”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疫情时代,进入第三年。爱德华洛伦兹笔下的蝴蝶已振动无数次翅膀,“龙卷风”狂扫人间:经济下行、企业倒闭、裁员失业、房贷断供……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或多或少承受着压力,封禁的人群、封禁的生活,停摆的事业、遇阻的创业、突然的失业,犹如一道

疫情三年,“房贷断供”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疫情三年,“房贷断供”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疫情时代,进入第三年。

  爱德华洛伦兹笔下的蝴蝶已振动无数次翅膀,“龙卷风”狂扫人间:经济下行、企业倒闭、裁员失业、房贷断供……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或多或少承受着压力,封禁的人群、封禁的生活,停摆的事业、遇阻的创业、突然的失业,犹如一道大山压下来,曾经遥远的“断供”也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身边。

  疫情时代下,大家都遭遇了什么,我们采访了5位各个行业受疫情影响的普通市民,他们的遭遇并不是时代特别的印记,而是这个时代的缩影。

  01

  D哥,某大厂高级总监,家有两娃。

  整个2月,D哥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出现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在露天的座位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近一个月,终于有一天,全组的同事被喊到了这里,开始今年第一次全员会议,议题简单直接:裁员。

  比起同事们,D哥得知裁员消息的时间早了许多,从计划裁员到确认裁员,高层间已经拉锯了一段时间,期间他也想过很多办法,把手头的资源进行整合,重新调整业务模式,组建运营计划,但都无济于事。

  裁员指标也从每个部门走1个人,到每个部门只留20%的业务骨干,到最后整个大业务部门裁员60%。D哥所负责的三个组,两个组基本全军覆没,只留下一个小组的部分人员做最后扫尾工作。

  这一个月抽的烟,比以往都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底下员工的情况以及他们将要面对什么。

  图文无关

  在D哥的组里,小陈是第一个得知裁员消息的,他工作年限不长,还未满一年,每天都是最有活力的那一个,同事们戏称他为“气氛组组长”。

  在部门决定裁员名单的时候,小陈是最先被圈定的。对此,小陈假装并不在意,没心没肺告诉大家:“也没啥,我还年轻呢,你们好好干。”

  但D哥知道小陈背后的有苦难言,今年小陈和女朋友的婚事已经提上议程,但疫情加上裁员,这件事不得不再往后缓缓。

  老徐是D哥组里的骨干,P8级,收入不错,人也年轻,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去年年底老徐家迎来了二胎,又是一个男孩子,大家得知消息调侃道“压力又重了”。那时候,为了手里头的项目,老徐的陪产假没请完就匆匆回归岗位,也笑着调侃自己:“这不是还得赚奶粉钱。”

  年后,业务停了,老徐作为部门主管,一直在想新方案拓展业务,心中虽然逐渐如明镜般,但他并未和其他人吐露过任何消极的消息。只有D哥知道,除了孩子的压力,老徐还有两套房子的月供要还,他一直在试图寻找转圜的余地。

  像老徐这样供房、养娃压力在身上的,整个部门至少有一半以上,面对裁员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很沉重。

  但实际上,老徐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虽然家里有两个孩子,但妻子也在某大厂的重要岗位,家中的经济情况还能勉强支撑,他组里面的老孟就没这么好运。

  图文无关

  来自北方的老孟,是五六年前来的杭州,两年前终于打算扎根,彼时,正是新房摇号最激烈的时候,老孟第一次摇号就中了,用老孟的话说:“好像也没大家说得那么难。”

  摇到新房,她妻子也从老家来到了杭州,找了一份相对清闲的工作,结束了多年的异地婚姻。

  在他们的计划里,等新房到手,就准备要孩子,夫妻俩都已过了30岁大关,催生压力越来越大。可谁曾想,新房还没有交房,工作先没了。

  粗浅一算,老孟的房贷一个月元,房租一个月4000多,加上零碎的生活开支,夫妻俩根本没太多结余,几乎要被逼到绝处。

  “公司还算人性化,赔偿了N+1,但最近工作真的太难找了,没有一刻不焦虑。”老孟说,“知道裁员的时候我就开始投简历了,还开通了某招聘APP的会员,但约面试的寥寥无几。这个时间找工作很困难,哪怕收入比现在要少三分之一的岗位,投递简历的人都有七八十人,感觉自己的年龄不上不下,没什么竞争力。”

  说起未来,老孟、老徐和小陈都是摇摇头,不知如何是好。倒是D哥,听说有一个去北京的机会,但想到一家老小都在杭州,他最终还是拒绝了。

  

  

  02

  贾林(化名),曾拥抱过风口的创业者。

  金华大学城外,贾林关了两周的桌游馆终于又可以开门了。

  近200㎡的桌游室,5个房间,年前贾林请了阿姨专门负责场地卫生,早、午、晚各清扫一次,其余时间还有4位大学生兼职帮衬。但如今,反复封场地、封校让兼职学生“被迫”辞职,客人的减少也降低了“NPC(非玩家角色)”们的出场率。

  睡到正午,睡眼惺忪的贾林熟练地打开门,走到吧台下找了块抹布,“现在就留了2名学生工,另外2人一个去了奶茶店工作,一个考研去了。”贾林解释道:“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多运动会儿也挺好的。”

  嘴上说得轻松,但贾林生硬的动作却暴露了他——不是一块干清洁工作的料儿。疫情还在持续,「能省则省」正是所有实体人的心声。

  别看贾林现在懒散、颓废,三年前的他也曾激情万丈。2019年初,在朋友的凑团下,他第一次尝试了桌面剧本杀。

  “一房间8-10人,90元-130元/位,差不多2场电影时间,一个房间能入账1000元,最关键的是,还不像游戏室、网吧有设备成本。”首次尝试,贾林就看准了剧本杀背后的「暴利经济」。

  图文无关

  “2016-2017年,我踩准VR的风口赚了一笔,在父母的小帮衬下在杭州买了套房,2019年时手里有50来万理财,想干点事儿。”贾林回忆。

  VR热度急转直下,“去资本化”的情况让贾林面临优化危机和收入腰斩的事业压力。此时,“密室热”、“剧本杀热”在年轻群体中愈演愈烈,这让贾林又有了“抓住风口”的迫切感。

  说干就干,贾林辞去工作,在老家金华开了一家桌游/剧本杀店,按计划在2019年底开业,让贾林万万想不到的是,刚开业便撞上疫情,直到2020年4月份后慢慢步入正轨。

  “装修加购买剧本(游戏)花了将近20万。当时,最坏打算就是像非典一样,撑个半年也该过去了。”他叹了口气,“现在,我都记不得自己的店因管控关了几次了。”

  背靠大学城,一场盈利千元,贾林的如意算盘打得飞起,但他这几年压根没赚到钱,他说:“能正常营业时可以勉强收支平衡,关店期间就完全拿自己存款去填。”

  图文无关

  今年年初,为了买新剧本,贾林又砸进好几万:“别看剧本杀就一个《大富翁》的道具盒,实际上,独家要5000元-元/个,城限基本2000元/个,只有普通款才几百元。”

  这一次的砸钱,也是贾林看准同行都在硬撑,内容更新放缓,因此想通过最新最叫座的剧本一口气抢下市场。但想法赶不上变化,贾林的豪赌再一次因疫情失败。

  “手上现金不到10万,杭州房子月供+元。也想过把房子卖掉,但二手行情掉了近百万,不甘心。”说到这,贾林的神情不由得灰暗起来:“还能撑半年多,等等看会不会有起色。”

  说这话,贾林是没有底气的,他担心的不是疫情能不能结束,而是因疫情荒废两年后,剧本杀还在不在风口之上?

  “断供危急”之下,他不得不再赌上一把。

  03

  老王,拳击教练+奶茶小哥,有房有车,也有很多债。

  老王是某健身房的拳击教练,去年年底他突兀地问了朋友一个问题:“房贷还不上会怎么样。”

  “逾期上征信,超过3个月不还银行会起诉你,最差的结果房子被拍卖还债。”得到答案时,老王表情一僵。

  日子照常过着,老王在健身房大部分时间是打打沙袋,蹲蹲腿,不常上课,后来整个人干脆“消失”了。一打听才知老王的房贷快要还不上了,不得不在一家奶茶店做兼职。

  图文无关

  2020年是老王最开心的一年,买了房,还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健身馆。

  疫情后人们的健身需求激增,他老家的小县城也不例外。“既然要做就做最好的。”几个人一合计,速尔椭圆仪、英派斯的划船机、彬宇的哈克深蹲器……顶级器材都往店里搬。

  前期老王投进去了快80万,健身房刚开门,不少客户慕名而来,前几个月店里的流水十分可观。

  但天有不测风云,疫情反反复复,使得他的门店多次闭门歇业,年末盘算了一下,从4月开店算起,他们真正只营业了4个月。

  “真正可怕的你知道是啥吗?”老王说,私教费才是维持健身房运转的大部头,疫情影响了人们的生计,许多上私教班的客户都不再续费,转而去上大班课。

  店铺每个月的运营费、房租、水电费,员工工资,房贷,亲朋的欠款……砸在老王身上就是一座座山,而压倒他的最后一棵稻草,是合伙人中途的退出。

  “我自己坚持了两个月,不但一分钱没赚,之前的积蓄很快见底。”纵使有万般不甘,老王还是及时止损——关店。健身器材贱卖处理回了点儿血,全部退给报班的客户。

  算了算创业的“成果”,16个月,亏了40多万,加上那些贷款和欠款,身上的债务暴增,每个月要还2万多元(房贷+借款)。

  图文无关

  后来,老王来到杭州,当起了拳击教练。如果拼命上课,每个月可以勉强赚到2万元,但他偏偏是个不善言辞的性格。

  “拳击课相对小众点,客源不多,我又不擅长谈客户,每个月最多到手8000。”老王说,去年底,他手里仅存的客户都在晚上上课,白天无事可做,只能跑到奶茶店当兼职员工。

  “一小时25,干完白班晚上去上课,每个月综合下来也有1万多。”老王顿了顿,“但这够干什么的?还掉借款和房贷后所剩无几,还要吃饭交房租。”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哪一天,现在日常生活全靠几张卡“拆了东墙补西墙”,借款每个月必须还,问起原因,他又沉默了,似乎房贷才是那个可以缓一缓的。

  即便,他自己知道断供的后果。

  04

  苏冠(化名),出境领队,事业停摆三年。

  回忆过去的三年,苏冠依旧感觉恍如隔世。

  “疫情刚开始,一下子所有的工作都停了,飞机不飞了,旅客也没了,一切都是未知,突然失业的感觉,整个人状态是迷茫的。”

  日语专业出身的苏冠,在某家旅行社就职,主要担任出境领队,带着旅游团出境旅游,各地到处飞。

  疫情之前,平均一个月会有2-3次的带团机会,因为日语是其第一专业,苏冠出境频次最高的是日本,其次是东南亚国家,中东和欧美国家也都去过,只是相对日本次数较少。

  2020年初疫情突然爆发,整个旅游业进入停摆状态,所有的出境旅游被叫停,苏冠也被迫赋闲在家。

  图文无关

  那个时候人们还不知道疫情会如何发展,苏冠内心是有隐隐担忧的。

  “旅行行业,基本工资多是杭州最低标准,薪资主要靠业绩。没有带团出境,没有了业绩,就几乎没有了收入。”

  2020年的春末,国内疫情好转,城市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国外疫情却全面开花,给出境游蒙上另一层阴霾,时至今日都未能正常开放。

  “谁也没想到,这一停就是三年,三年里行业动荡,很多同事都离职转了行。”苏冠所在的旅行社疫情前是有几百人的规模,而今只剩下了几十人,“就剩下原先四分之一的人员了。”

  苏冠认为自己还是幸运的,没有房贷、车贷压力,消费节制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对于很多同事和同行来说,疫情不带团没有业绩收入是会被逼入绝境的。

  “旅游业停摆之后,不少同事面临最大的压力就是房贷、车贷,杭州房子不便宜,几百万的贷款在身,收入断崖式暴跌,只能赶紧另谋出路。”

  苏冠介绍,在疫情发生两三个月后便有同事开始跳槽转行了,有的去从事保险销售,有的做了房产销售,也有的做一些临时工,方方面面的工作都有,跨行业求生存初期会面临行业转换的压力,但好在可以有一份相对稳定的收入。

  收入锐减,生活品质降低,关于跳槽转行,苏冠也有过自己的考量:“毕业后就从事了旅游行业,且不说转换行业体力脑力能否跟上,很多公司招聘基本要求年龄35周岁内,如今年近40的我,在职业市场是最先被排除。”

  图文无关

  其实,面对疫情带来的未知数,旅游行业也在谋求新出路。

  苏冠所在的旅行社在出境游停了之后,开辟了一些国内旅游线路、助农网络商城等,但新业务也只是杯水车薪。

  从国际到国内,从跨省到省内乃至城市周边,业务范围不断压缩,加上国内疫情反反复复,脆弱的旅游业一旦遭遇到就是“歇菜”。

  就是这种情况下,苏冠的旅行社也没敢放松,搞内训提升业务水平,想办法自救。只是,今年杭州疫情发生以来,到现在全国疫情此起彼伏,旅游从业者想要自救也无从下手。

  05

  Leo,曾经的老地产人,2年前决然创业,而今棋牌室老板。

  远远走来,Leo鼻子上一副金属框眼镜,手臂上绣着纹身,瘦瘦的,大概1.75米身高,看着一点不像40岁的中年大叔。

  Leo是从事了房产营销十多年,人到中年有一定的财富积累,总想要一些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和生活方式。

  离开地产行业,Leo去年一头扎进了“自由职业”行列。心血来潮的他,毫不犹豫地卖掉了一套房,还清了贷款,然后在钱江新城最繁华地段开了他理想中的第一家棋牌室。

  没想到疫情的一波波“反弹”,让这个想实现自由职业的老地产人“深陷泥潭”。

  图文无关

  “做房产营销,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年纪大了身体就熬不住了。”Leo离开地产行业,休整了两年后,毅然决然地打算创业,“年纪不小了,应该再也不会回地产行业了。”

  Leo的这次创业可能源于平时“爱打麻将”的喜好,“我有一帮麻将搭子,平常就和朋友们打打麻将,以前会打到大半夜,后来因为工作精力有限也就一周打一次。”

  “我现在盘下的这家棋牌室也是之前经常来打的一家。”Leo娓娓道来,离开地产行业后的计划就是创业,一开始并没有想好干点什么,也是因为经常打麻将,所以干脆就开家棋牌室吧。

  对于Leo来说,创业前期还是比较顺利的,“我目前承包的棋牌室是酒店的,此前一直是酒店自营,包间和设备都现成的,或许是因为疫情影响,酒店生意大受影响,磨了几个月,酒店老板才同意把棋牌室承包出去。”

  Leo介绍,他的棋牌室地理位置绝佳,位于钱江新城CBD,有10个包间,每个房间都是按照客房的标准来的,面积有30多个平方,间间瞰江,堪称豪华的“江景棋牌室”。

  图文无关

  从去年10月1日营业以来,Leo的棋牌室被迫关停了两次,截至目前,创业半年的Leo依然是亏本状态,而他的启动资金是卖掉了自己的一套房,还清了所有的贷款,“怕到时候收入不稳定,又有贷款的话还不上。”

  “棋牌室承包场地费用、人员配置费用、水电等费用,杂七杂八算下来需要每个月7万我才不至于亏本,现在每个月平均只能维持5-6万/月的收入,相当于每个月我都要亏掉1万。”尽管如此,Leo依旧很乐观,至少目前对他来说,没有房贷,目前唯一的压力可能是生活的成本和并不多的车贷。

  但是不确定的是,疫情的反反复复,令各行各业遭受着不同程度的影响,“或许个人不太感受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但是作为创业者,我感同身受,甚至各行各业的创业者和经营者,会比普通市民有更深刻的感受。”在Leo看来,他的棋牌室经营艰难只不过是疫情下城市中的一个缩影。

  谈起疫情,一直亏本经营的棋牌室,还能坚持多久,Leo说他还想一直坚持下去,“没有收入,让我的生活充满了压力,我也不会坐吃山空,如果疫情一直持续,我可能会再找一份随性点的副业‘补贴’下生活和棋牌室吧。”

  一句玩笑话,但是可以看出Leo似乎再也不想回到高压下的地产行业了,他打了个比方“我去上班是圈养,我自己创业是放养,在外面待过了你一般不可能再回到禁锢的圈子里。”

  谈及未来,Leo并不知道疫情还将持续多久,也揣测不出未来他的棋牌还能持续多久,但是如果棋牌室可以一直开下去的话,未来他还想多开几家分店,在棋牌室开家小餐饮,这些都是他创业后才会思考的事情。

  责任编辑/名字统筹/俞琳监制/步珊珊

  

  市场·小道

  

  房价跌回4年前!17年买的房子亏本出售

城市·土地

  定品质出让,杭州首批挂地60宗

  跑盘·交付

  

  城市“更”新丨揭秘龙湖蓝海引擎

疫情三年,“房贷断供”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