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听丨中科大硕士欠下百万网贷再次失联 农村老父亲替他背上巨债

“我即使是想死,都没有办法,我的老婆子,她眼睛都哭瞎了,她跟我说,你死掉以后咋办呢,差了人家那么多债,你死不就是我也死嘛。我现在死都死不掉,真是太窝囊了。”四处借钱帮儿子章玉偿还了百万网贷后,章传宗背上

Qing听丨中科大硕士欠下百万网贷再次失联 农村老父亲替他背上巨债

Qing听丨中科大硕士欠下百万网贷再次失联 农村老父亲替他背上巨债

  “我即使是想死,都没有办法,我的老婆子,她眼睛都哭瞎了,她跟我说,你死掉以后咋办呢,差了人家那么多债,你死不就是我也死嘛。我现在死都死不掉,真是太窝囊了。”四处借钱帮儿子章玉偿还了百万网贷后,章传宗背上了这笔债,当死的念头在妻子的劝说下打消后,章传宗想尽一切办法还债。

  可62岁的年龄和脑梗后的身体让他无法再找到工作,他决定去乞讨,当他一路从安徽老家乞讨到儿子工作的杭州以后,他没要到多少钱,也没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儿子再一次失联了。

  替子还网贷这个农村老父亲背下巨债

  章玉上一次失联是2019年秋天开始的,当时章玉跟章传宗说,自己还有些钱没还上,章传宗无奈地说了句“我也没有钱了”,随后他转给了儿子几百块钱。从那以后,儿子就再也没有理过他,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

  在2018年以前,靠着做小买卖生活的章传宗手里还有十几万的存款,两个儿子都大学毕业了,有这样美满的家庭,章传宗认为人生已无憾了。其中大儿子章玉是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谈起自己的大儿子,章传宗满脸的得意,他会拿出儿子的毕业证来给身边人看,“他还在杭州的大公司上班嘞”。

  但好日子从2018年上半年戛然而止,这期间章传宗陆续收到一些章玉的借贷催收信息,起初他以为自己遇上了网络诈骗,并没有理会这些信息,但在全家人都相继接到催债电话后,章传宗知道事情不对了,于是他和家人匆忙赶往大儿子的工作地杭州。

  起初,章玉并没有跟章传宗说实话,在逼问下,章玉才承认,他在几十家网络平台上借了钱,总额大约有一百多万元。

  本来,章传宗不想给儿子还这些钱,但老伴儿听儿子说可能要去国外躲债,她害怕了。在老伴儿的劝说,以及儿子一再表示再不网贷的保证下,章传宗心软了,他把全家的积蓄拿出来给儿子还债,没还上的部分,他就回到老家向亲朋好友借钱,其中还借了一些高利贷,终于为儿子还上了八十多万的网贷。

  章传宗想着,儿子每个月的收入有一万多,剩下的网贷有个两三年也就还上了。但是,借钱容易,还钱难,替子还债不如说是替子背债。

  令章传宗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帮儿子还了贷款后,儿子章玉失联了,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也不接。

  此时,已无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外债的章传宗心如死灰,他觉得儿子都已经不跟他联系了,那也就是说指望不上了,只能靠自己打工赚钱还债。

  寻子赚钱还债成了他最“要命”的事儿

  为了赚钱,章传宗开始在老家养鸭子,“我一生最讲信用,从来没欠过别人钱,这次一下欠了这么多,心里那个急啊。在借别人钱时,我就跟人发誓,就是卖骨头,叩头讨,也要把你们的钱尽快还上。”

  可未曾想,命运把他彻底推向了深渊。2019年10月25日,章传宗在放鸭子过程中,与人发生口角,双方引发争斗,他被县法院判刑八个月,缓刑一年。羁押期间章传宗在看守所里患上脑梗,走路要人扶着,解大便都蹲不下身,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延误了病情,等他从看守所出去到县医院就医时,医生对他说现在治疗效果已不大,只能回家慢慢康复。

  缓刑结束后,章传宗想念儿子,他来打杭州的派出所,求助警察帮忙寻找失联数年的儿子,不过仅仅得到消息称儿子曾在萧山附近出现过,再没了其他行踪。

  之后,章传宗向杭州当地媒体求助,在一位杨姓记者和民警的帮助下,终于有了章玉的消息。但辗转几个地方他们也只找到章玉两个月前居住的房子。在得知儿子欠下房东六千块钱房租,连行李都没有带就消失不见时,章传宗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章传宗再次接到派出所消息来到杭州时,已经是他在那一个月以来第三次过来寻子了。他终于在杭州四季青派出所见到了儿子,“我那时候心情好激动,还有他妈妈,两年多了,终于能见到儿子了。”

  接下来他和儿子在派出所安排的酒店住了两天,章传宗并没有问儿子过多的事情,警察也跟他说,章玉是个成年人了,作为父母不要太多过问他的事情。章传宗问,儿子也不多说。他只能安抚,怕儿子又失联,不理他们。

  在跟儿子一起居住的那几天里,他得知儿子当时在一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上班,但欠下一家深圳网贷公司的钱,每天都被几个杭州当地的小混混跟着,受逼迫之下不再去公司上班,也不再接任何电话。

  短暂相聚后,儿子去新的公司上班,而章传宗回到了家,他要继续打工赚钱。

  为还债开始乞讨没想到儿子又失联了

  不过,患上脑梗的后遗症断绝了章传宗的后路。

  在外地找工作,对于章传宗这种年纪大的,老板要熟人介绍才行。在老家找工作,老板嫌弃他年纪大又有病,根本不愿意要他。章传宗身体越来越不好,家里的妻子早已哭瞎了眼睛,小儿子因为章传宗帮哥哥还债拖垮了家庭而心生怨气,现在也不再理会他。用老伴儿的话说:“当时决定要给章玉还债时,小儿子就不支持,后来把钱都还债了,小儿子也不理我们了。”

  章传宗的老伴儿说,其实两个儿子此前的感情非常好。以前老大在读书,老二已经开始打工了,还用打工赚来的钱给哥哥先后买过两部手机。但现在,因为哥哥章玉网贷的事情,兄弟俩再也没有了联系,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章玉失联,而是章玉的弟弟根本就不想再联系这个哥哥。

  章传宗不再指望自身还欠着债的大儿子章玉,此前借的这八十多万的债,他只能一力承担。

  替子背债的章传宗此时已经有几年没有还钱了,面对借钱的亲朋好友们,章传宗很无力。章传宗记得,当年借钱时,他的姑奶奶将自己仅有的十六万养老钱借给了他,但此后姑奶奶生病以及她的儿子做手术,章传宗都没有还上这笔钱。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姑奶奶的家人,“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

  从亲戚家借的钱其实还好,但一些朋友对于欠债就没有那么宽容了。章传宗的老伴儿说,也有债主到家里来讨债,闹过。

  “我把信用看的比命都重要,人如果失去信用,那就抬不起头来。可阴错阳差的几年都没还人家的钱,我心里不知有多苦,真的是活着比死还难受。”章传宗想不到任何办法,他只好去乞讨,他觉得只要还在外面坚持着、尽力着,债主们心里或许就能好受一点。

  从老家桐城到宣城市,再到宁国市,章传宗一路乞讨,可是他没有丝毫的收获,一路上没多少人愿意相信他。他以为只是人家不知道他的遭遇所以不可怜他,于是他再次去了杭州,他觉得那里的媒体报道过他,他去把报道印在一张大纸上,去路边的门店拿给人看,结果同样是没人给他钱。

  “我对不起的还有我老伴儿,她年轻时受苦受累,到老了还要受苦。我没有给她享福,却给她带来了灾难。”章传宗认为是自己拖累了家庭,尽快把债还掉,现在这是他唯一的念头。好在,老伴儿心里很明白,“不赖他,是娃娃不争气。”

  2021年章传宗前往杭州乞讨时,他打印一张名为“我想努力的活着”的求助信。信上写着的是一位老父亲替子还债而乞讨,走投无路的故事。但他到了杭州,想找到儿子章玉借宿几天的时候,儿子又没消息了,无论是章传宗夫妇还是记者给他打电话、发微信都没有回应。

  章玉又失联了,此时他可能还不知道,他走投无路的父亲和在老家哭伤了眼睛的母亲,还在想着他,希望能够见他一面,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记者快评

  这出悲剧背后,留给我们什么?

  拖着病体,章传宗沿街乞讨替子还债,为人父,令人感动。其子章玉,一再逃避,甚至不能回到双亲跟前尽一点孝道,为人子,令人扼腕。

  但这样的结局,从章传宗决定替子还债开始,就已经注定。章传宗的这个决定,其实是将章玉的错误转嫁到自身上,然后再由自己,分发给老伴儿、小儿子和亲朋好友。他以为这样能减轻儿子章玉的压力,其实更是在章玉的身上增添了一道枷锁。

  在当代社会,网贷是很多年轻人逃不开的“劫”,面对网贷,一部分人悬崖勒马,然后想办法上岸,还有一部人选择逃避,却越陷越深。

  作为父亲,章传宗都无从得知章玉网贷的原因,足以说明这个农村老汉与高学历儿子之间存在无法跨越的代际鸿沟,这条鸿沟是父子两人多年以来一点一点挖掘出来的。章传宗试图用父爱填满鸿沟,却让儿子失去了唯一重新做人的机会。

  正如派出所警察跟他所说,章玉已经是成年人,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如果章玉能够在认识到错误后悬崖勒马,努力工作赚钱填补网贷欠款,他不会失去家里所有人的支持和帮助。现如今,章玉在父亲的庇护下,再无法抬起头来,重新面对家人。

  显然,网贷很可怕,会搅得家庭不睦。但比欠钱更可怕的是亏欠的内心,欠款迟早可以还上,而欠下的人情,永远也还不上,这份压力比欠款还要难以承担,这也是为何网贷催收公司会拿贷款人的亲朋好友来予以威胁。

  章传宗做了一件错事,替子还债,还清的是债务,欠下的是信义,其实是在为子造孽。

  实习生那木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张子渊

  编辑/宋霞

Qing听丨中科大硕士欠下百万网贷再次失联 农村老父亲替他背上巨债

Qing听丨中科大硕士欠下百万网贷再次失联 农村老父亲替他背上巨债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