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欠网贷的日子,我常常哭,半夜睡不着”在杭年轻姑娘:我曾经历的财务崩溃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章然近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明确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此文件一下发,立刻在微博上引起两个热搜话题。网友的评论呈现两边趋势,一边认为最该管的是不正规的网贷,裸贷。一

“那些欠网贷的日子,我常常哭,半夜睡不着”在杭年轻姑娘:我曾经历的财务崩溃

“那些欠网贷的日子,我常常哭,半夜睡不着”在杭年轻姑娘:我曾经历的财务崩溃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章然

  近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明确未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一律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此文件一下发,立刻在微博上引起两个热搜话题。

  网友的评论呈现两边趋势,一边认为最该管的是不正规的网贷,裸贷。一边认为有一说一限制是好事,但不能一刀切,把对学生的额度控制在正常范围,偶尔有急事用一下也无妨。

  小时新闻记者也联系上了两位年轻人,听他们讲述了各自的经历以及对这件事的看法。(为保护当事者隐私,以下人物均为化名。)

  1】大学里我曾经历的财务崩溃:

  那段日子睡不着,不知道该怎么还,一想到就哭

  第一次接触到某一种热门的小额消费网贷,是月月(化名)刚进入大学的时候。

  “我第一次感受到贫富差异,那时候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是1500块钱,而我的舍友一晚上就能花掉1500块钱。”

  现在的月月,已经在杭州开始了实习。

  隔了这么久的时间,月月依然清晰记得那种心态失衡的感觉。

  她这么跟记者描述:你知道吗,刚入学时,舍友给每个人都发了礼物,不仅有面膜,还有手膜、脚膜、唇膜。我高中毕业才接触了护肤品,当时花了500块买了一套,就已经觉得花了一笔“巨款”。

  而后舍友搬进宿舍,添置了很多家具。

  “她用的衣架、裤夹都是木制的,是摸起来有点粘性,衣服又不会滑下去的衣架。”

  月月说,这些在每一个细节中藏着的人和人之间的生活品质差距,被当时还年轻的她无限放大,也让她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就是心态极剧失衡了,碰到的大多数人都是中产以上的家庭出生,他们有的高中就去英国玩过,很早就接触到了雅思和托福。”

  一开始,月月没动用到借贷。

  月月成绩优异,有一笔两万的奖学金,她把一半给了母亲,“另一半两个月就花光了,买了大概30件衣服,都是日本品牌的衣服,单件也很贵,一个福袋大概是1000元至2000元,一个福袋里面有5-8件衣服。”

  花光了这笔钱,月月的消费欲望开始慢慢变得更为冲动和不可控。

  “我谈了恋爱,对方请客请多了,也要回请。但餐厅吃饭不便宜,一顿就要三四百,我也开不了口说,我们吃便宜点吧。”

  当时,聚餐、约会要用的护肤品化妆品、衣服、喜欢的挂烫机、卷发棒,这些让月月矛盾又的快乐的东西,都要用钱才能获得。

  等月月反应过来,已经把网贷的额度都用得差不多了。账单一拉出来:分别是2000元和5000元。

  月月选择好分期还款,每个月还2000左右。但是月月一个大学生,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怎么办?

  “每个月向朋友借1500元,还掉其中一个,然后再从一个里借钱提出来还另一个。等家里的生活费到了,再还朋友钱,然后日常生活消费用花呗。”

  就这样,套现的利息与日俱增,月月渐渐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每月都在套现还钱,每个月要还的分期款也在增加,那一两年永远要欠下7000元左右。”

  有时候,朋友还会接济几天。

  “一个学金融的学长提醒过我,说这样利率会很高的,但是我没有办法,不敢逾期只好继续用着。”那一两年,月月经常睡不着觉,不知道该怎么还,有时候想到还会哭。

  月月顶着黑眼圈,看豆瓣小组。“那里有个‘负债者联盟’,里面不少人和我一样都是从小额网贷开始的,我很害怕。”

  当时手机频频推送:有人越欠越多,最后当上了催债人上岸,裸贷被爆出来。

  一切让月月惶恐不安。

  持续了一两年后,借款次数太多,月月只能还款不能再借款。

  不得已,月月和父亲坦白了。“我和他说我欠款了4000元,只敢说一半,借款5000元还了4000元,剩下的2000来块,向朋友借钱还了。”

  这一段财务崩溃的岁月,月月不敢细想,“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因为欠款,生活所有的方面都受到了影响。”

  现在,月月的生活回到了正轨,对网贷有了阴影。

  “很多人觉得好处是分摊到每一个月还很方便,但是一旦开了这一个口子,如果自己不节制,很容易冲动消费。”对于普通大学生来说,一旦借钱数额到了一定程度就很难还上,“哪怕说服自己下个月省省,也很难省下来的,除非有惊人的毅力,不然欠款后很难上岸。”

  月月支持银保监会的这份新通知,她觉得如果禁止对大学生发放贷款的话,真需要钱就可以开口找人借,爸妈朋友都行,但是开口的心理斗争,会让自己认清到底需不需要花这个钱。

  现在,在杭州的月月有了实习的一些收入。

  她的钱会先放一部分放到基金里,保证差不多一半的钱不动。1000块放余额宝,剩下的都放在银行卡,付款的时候用银行卡,收到余额不足的提醒就知道自己该收敛了。

  “购物车至少放一个月再看,现在完全不看美妆了。”月月说,她把自己的这一段历史分享出来,是想让学弟学妹们都看看,不要学她,要学会攒钱和记账。“人和人之间有贫富差距是很正常的,但是要明白一点,真正的友情不需要有对等的财力,也不会因为家境比不上而被人忽视或者看不起,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要正。”

  2】能解决燃眉之急

  但要控制好消费的欲望

  相对于月月的灰暗岁月,同样是福福(化名)使用网贷消费的日子就过得就比较顺利。

  “前几年不需要条件就可以申请了那种小额网络消费贷款,我第一次申请的时候就有2000元额度,相当于我一个月的生活费。”

  福福说,身边好多人在用,“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特别是双十一前后,一买的多就会用到贷款,还的时候,就会弄成分期账单。”

  最多的一年双十一,福福贷款了2000元。

  “网络贷款用的地方也不是固定的,吃饭购物都会用,生活费不够的时候也会用。”不过,福福很克制,一般情况都会控制在500元以内。

  福福说,这也是为了自己考虑,不然还起来会“痛苦”。

  福福的同学也在用,“直接把网贷当做生活费,一个月500-1000元,然后下个月爸妈的生活费到了,直接还掉就可以。”

  “很方便,有时候也能应急。”也因此,福福并不赞成一味禁止大学生用网络贷款,她认为更严格的管理额度才是最重要的。

  “逾期了一次,会对整个支付宝的使用都有影响,一般不会逾期。”福福说,她身边有同学逾期过,然后信用分就到600以下了:“这就挺麻烦的。”

  福福认为,网络贷款关键在于自己怎么用。“如果能合理使用,是能解决平时的燃眉之急的,但是用不好的话,就被套住了,每个月用每个月还,这就是一个死循环了。”

  对于这事你怎么看?就年轻人的消费观和理财观,你有话想说吗?

  欢迎留言,来小时新闻说说你的看法。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那些欠网贷的日子,我常常哭,半夜睡不着”在杭年轻姑娘:我曾经历的财务崩溃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