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教父”被起诉:非法集资1395亿元,害12万人损失百亿本金

近日,备受关注的红岭创投案件迎来最新进展。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14日消息,犯罪嫌疑人周世平等18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已于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侦查

“网贷教父”被起诉:非法集资1395亿元,害12万人损失百亿本金

“网贷教父”被起诉:非法集资1395亿元,害12万人损失百亿本金

  近日,备受关注的红岭创投案件迎来最新进展。

  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14日消息,犯罪嫌疑人周世平等18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已于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

  侦查机关认定:

  周世平等人涉集资参与人累计51.68万名,非法集资1395亿元,造成11.96万名集资参与人本金损失163.88亿元。

  2021年7月,周世平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新闻一出,即刻引发舆论大地震,因为围绕周世平和红岭创投本身,有太多耀眼的光环——周世平被誉为“网贷教父”,红岭创投则被看作网贷平台的“带头大哥”。

  巅峰时期,红岭创投旗下的平台交易规模逾4500亿元、累计出借人超过274万,规模吊打同一时期的团贷网(1300亿元)和善林金融(750亿元)。

  就是这么一座高楼,最终还是塌了。

  1起高楼

  通过上面对案情的简短介绍,相信你已经看出,网贷让周世平盛名在外,亦让他身败名裂。

  他是如何走上网贷之路的呢?红岭创投的官网介绍,1968年2月,周世平出生于江苏如皋。1993年,周世平高考落榜后开始炒股,后来一度以炒股谋生,但不幸水平有限,炒股使他欠了一屁股债。被逼无奈之下,2005年,周世平南下深圳,站在这片经济欣欣向荣的沃土之上,他不仅遇见了2007年的大牛市,还清了所有债务,还攒下了创业的原始资本,在深圳买了4套房。

  没了近忧的周世平,自然有了更多的心思谋划当下,深圳市罗湖区红岭路新金融行业的崛起,让他看到了创业成功的希望。

  凭借“把民间借贷阳光化”的这一初心,2009年,周世平正是把脚踏进了金融行业,创办了红岭创投。

  当时,红岭创投的竞争对手不多,面对旺盛的民间借贷需求,完全有可能做大做强。但如何走出自己的特色,还是成了周世平夜夜思考的问题。

  终于有一天,周世平用他那敏锐的眼光发现,绝大多数互联网金融,风险都由投资人承担,而平台只是为投资人和贷款人提供了一个交易场所和融资配套服务,那么红岭创投有没有办法,减少或转移投资人的风险,从而吸引迎来更多的参与者呢?

  在这一想法下,红岭创投的第一大特色——“刚性兑付”就这样诞生了,周世平向投资人承诺,如果平台上的贷款出现逾期,红岭创投将根据会员等级进行不同额度的垫付,风险由平台承担。

  不仅如此,红岭创投还打造了第二个亮点——“大额标”“净值标”,想以此来承接更多大型公司、大型项目应收账款的融资标的。

  合作方都是大型公司,并且刚兑,这样的发展模式无疑是成功的,至少在当时来说,具有创新性。

  因此,一批批网贷投资人接连加入到红岭创投,红岭创投的人气和信用被迅速推高,流入的投资资金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2011年,红岭创投的注册资金增资到5000万元;2013年,互联网金融概念彻底火了,红岭创投也在一片大好形势中突破15万人的注册人数,交易额达到22亿元,累计成交51.06亿元。

  2楼塌了

  对于周世平的成功,有人说他太幸运了,站对了风口,但也有人说,红岭创投的“大额标”模式迟早要出问题。

  后者一语成谶,红岭创投在“大额标”翻过的车,可以说用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

  2014年8月,红岭创投遭遇了首笔大额逾期项目,项目方为某纸业公司,高达1亿元的资金难以追回;

  2015年2月,森海园林项目又导致红岭创投亏损7000万。同年底,周世平自爆红岭创投坏账余额为5亿元,坏账率接近3%;

  2016年,红岭创投因“安徽九号”地产项目借款人跑路陷入坏账危机;

  2017年,红岭创投先后踩雷辉山乳业、大连机床、亿阳集团,三笔合计2.6亿元的资金难以追回……

  一时间,坏账就像烟花一样接连炸开,投资人与市场开始质疑红岭创投的偿付能力。同期,全国网贷平台数量又呈爆发式增长,2015年达到5297家,2016年为5982家,深藏其中的老鼠屎使得行业口碑日益下滑,耳熟能详的关键词就有“庞氏骗局”“非法集资”“虚假标的诈骗”等等。

  泥沙俱下的行业环境,成功触发了监管升级。

  2016年,银监会、公安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贷机构及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余额上限,红岭创投的大单模式受到冲击。

  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也发布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明确要集中力量对P2P网贷等领域进行整治。

  2017年,各地监管层再次加大网贷平台清退力度,大量网贷平台陷入兑付危机,陆续暴雷。

  时代的每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监管和坏账的双重夹击,彻底使周世平崩不住了,他坦言:

  “做了8年网贷,我的心太累了!”

  就这样,周世平提出了两次清盘计划,第一次是在2017年,计划在3年内清盘,但因为这次清盘言论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引发地方监管重视,清盘计划按下暂停键。

  第二次则是在2019年,同样是计划3年内清盘,承诺2019年兑付20%,2020年兑付35%,2021年兑付45%。

  2020年,周世平在朋友圈高调宣布,他已经将个人资产全部清零,资金归集至监管账户,公司资产全部报备监管。红岭系平台已经清退存量只剩下230多亿元,从今往后三年符合预期计划,完成良性清盘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画饼谁都会,可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事实反正证明,周世平没做到。

  2021年7月22日,深南股份(.SZ)发布的公告称,于今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家属的通知,周世平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此,一代“网贷教父”正式落幕,由其建立的名为红岭创投的高楼在一夜间轰塌。

  红岭创投官网显示,截至2021年7月,红岭创投平台实施了53次兑付安排,合计兑付资金25.48亿元,尚有158.37亿元待兑付,尚有158.37亿元待兑付,兑付比例仅13.86%。

  值得注意的是,4月14日晚间,深南股份在公告实控人周世平案件与公司无关的同时,还连发3份公告,其中一份重要公告披露了公司股票交易可能面临退市风险的信息。公司预计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根据相关规定,在2021年度报告披露后,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

  截至今日收盘,深南股份一字跌停,收盘价为4.05元,创历史新低。

  本文源自深蓝财经

“网贷教父”被起诉:非法集资1395亿元,害12万人损失百亿本金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