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重磅发声:已立案999家网贷机构,黄晓明、范冰冰,汪涵,马伊琍们要埋单了。

△△△点击蓝色小体字,。谢谢了。早在今年2月份,“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通过发布一条公告,喊话曾经或仍在涉P2P网贷广告中担任广告的代言人,要求他们在2月10日前联系调解中心。独角金融注意到,“北京市朝阳区金

监管重磅发声:已立案999家网贷机构,黄晓明、范冰冰,汪涵,马伊琍们要埋单了。

监管重磅发声:已立案999家网贷机构,黄晓明、范冰冰,汪涵,马伊琍们要埋单了。

  △△△点击蓝色小体字,。谢谢了。

  早在今年2月份,“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通过发布一条公告,喊话曾经或仍在涉P2P网贷广告中担任广告的代言人,要求他们在2月10日前联系调解中心。

  独角金融注意到,“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的账号主体是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

  上海誓维利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朱敬律师称:“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是由区政府官方领衔成立,组成单位几乎涵盖了所有委、办、局,所以它是并不是一个明星可以忽视的、可有可无的机构。”

  以往P2P平台爆雷之后,涉事艺人曾经遭遇舆论风波,这些代言人是否应该追责也是业内讨论热点。在朝阳金融纠纷调解中心要求代言人落实风险化解责任,配合清退工作后,银保监会再次明确表态要追缴相关费用,目前虽未明确进一步的追责细节,不过至少让明星代言P2P的责任认定上有了很大的突破。

  那些代言过P2P的明星们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明星代言业已成为企业进行市场营销的重要手段,在前几年网络借贷市场比较火热之时,明星代言宣传也比较普遍,头部网贷平台基本都有明星代言人,而且代言费也不菲。”

  2015年,e租宝先后邀请女星唐嫣、李湘、瞿颖、钟丽缇、胡静为其代言,凭借巨大的明星效应,成功跻身头部P2P平台,总成交量超过740亿。然而,同年年底,e租宝突然爆雷,涉嫌非法集资500多亿,据独角金融不完全统计,艺人张涵予、黄晓明、汪涵、杜海涛、范冰冰、胡歌、王宝强、唐嫣、李湘、瞿颖、钟丽缇、胡静、佟大为、徐璐、张子枫、郎朗、羽泉等都曾代言过此类产品,互金公司们狠下血本,聘请的代言人几乎涵盖了娱乐圈半壁江山。

  三波“爆雷潮”后,

  涉事艺人应该为7161亿坏账埋单吗?

  P2P在中国从出现到消亡,只有短短的13年时间。

  2005年,全球第一家P2P平台ZOPA诞生于英国,2007年6月,第一家P2P在中国出现——上海的拍拍贷(NYSE:FINV)。

  2012-2013年期间,P2P一度成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代名词,迎来爆发式增长。2013年国庆节后,行业风险开始集中暴露,不断有高收益平台爆雷,雷潮持续了近2个月,有150多家平台倒闭。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2015年互金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疯涨,仅两年时间企业注册量暴涨10倍。2015-2016年期间,P2P平台再度频繁爆雷,随着e租宝事件引发了近1000家P2P平台倒闭、跑路的现象,形成了第二波雷潮。

  而后监管细则的落地,行业规模急剧萎缩,整个行业从此前的野蛮生长,逐渐进入到良序发展的轨道,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

  经过两波雷潮之后,到了2018,监管重压之下,行业又迎来一次大洗牌。年底,全国正常运营平台缩减到了1021家,同比2017年底减少了1219家(网贷之家数据)。

  2019年11月27日,《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出台。2019年12月底,P2P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2019年全年P2P网贷行业成交量锐减至9649.11亿元。

  至此,P2P行业的消亡开始进入倒计时阶段。

  2020年,从29家再到6家直至最后清零历时不到半年,P2P走向末路。

  投资平台爆雷,投资者损失惨重,而这些代言明星的损失或许只是删除了一条广告微博。不过,因代言品牌涉嫌犯罪,明星退还代言费的行为,早前也有先例。

  被定性为传销的亿霖木业集团从2004年起,在各地低价收购林地,在各销售分部下设部长、经理、主管、销售代表4级销售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两年多时间内,该集团非法经营额达16亿元。以“合作造林,首选亿霖”的广告词为其

  独角金融注意到,“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的账号主体是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

  上海誓维利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朱敬律师称:“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是由区政府官方领衔成立,组成单位几乎涵盖了所有委、办、局,所以它是并不是一个明星可以忽视的、可有可无的机构。”

  以往P2P平台爆雷之后,涉事艺人曾经遭遇舆论风波,这些代言人是否应该追责也是业内讨论热点。在朝阳金融纠纷调解中心要求代言人落实风险化解责任,配合清退工作后,银保监会再次明确表态要追缴相关费用,目前虽未明确进一步的追责细节,不过至少让明星代言P2P的责任认定上有了很大的突破。

  那些代言过P2P的明星们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明星代言业已成为企业进行市场营销的重要手段,在前几年网络借贷市场比较火热之时,明星代言宣传也比较普遍,头部网贷平台基本都有明星代言人,而且代言费也不菲。”

  2015年,e租宝先后邀请女星唐嫣、李湘、瞿颖、钟丽缇、胡静为其代言,凭借巨大的明星效应,成功跻身头部P2P平台,总成交量超过740亿。然而,同年年底,e租宝突然爆雷,涉嫌非法集资500多亿,将P2P行业闹得满城风雨。

  2015年10月,范冰冰担任紫马财行形象代言人。2019年3月12日,紫马财行被北京朝阳经侦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官网交易信息未披露代还金额,其称当前出借人数为6636人,累计借贷金额80亿余元。“三三系”集资诈骗案中的“玉茶坊”也由范冰冰代言,肖像权授权期限至至2020年1月31日。去年案发时,15万余人的资金170亿余元不能归还。

  经济学家郎咸平曾经站台过泛亚、快鹿、合拍贷,其中2015年,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涉及22万投资者400多亿元的兑付危机事件在全国引起强烈关注,郎咸平与《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一起,被当做该机构“站台”者之一。

  鑫琦资产于2015年1月召开以“皇上驾到,一言九鼎”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张铁林作为代言人题字“一言九鼎、财源广进”。讽刺的是,2016年2月鑫琦资产涉嫌非法集资,仅上海分公司就涉及资金19亿。网友曾发文要求“代言虚假广告的明星必须负连带清偿债务责任,皇阿玛赔钱啊!”

  网利宝可以说是互金圈里最懂娱乐的平台,先后与芒果TV《快乐大本营》、爱奇艺《极限挑战4》、励志网剧《上海女子图鉴》等合作进行广告植入,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杜海涛还专门帮网利宝拍了广告。2019年网利宝爆雷,截至当年4月底,待收30多亿,涉及出借人23.52万。

  2018年,胡军曾代言玖富集团,并出任悟空理财首席体验官。去年,玖富网贷业务逾期爆雷,据玖富普惠网络借贷平台信息披露显示,截至2020年7月31日,借贷余额约319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约34万,网友纷纷在胡军发布的家庭聚会的微博中要求其进行赔偿。

  据独角金融不完全统计,艺人张涵予、黄晓明、汪涵、杜海涛、范冰冰、胡歌、王宝强、唐嫣、李湘、瞿颖、钟丽缇、胡静、佟大为、徐璐、张子枫、郎朗、羽泉等都曾代言过此类产品,互金公司们狠下血本,聘请的代言人几乎涵盖了娱乐圈半壁江山。

  三波“爆雷潮”后,

  涉事艺人应该为7161亿坏账埋单吗?

  P2P在中国从出现到消亡,只有短短的13年时间。

  2005年,全球第一家P2P平台ZOPA诞生于英国,2007年6月,第一家P2P在中国出现——上海的拍拍贷(NYSE:FINV)。

  2012-2013年期间,P2P一度成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代名词,迎来爆发式增长。2013年国庆节后,行业风险开始集中暴露,不断有高收益平台爆雷,雷潮持续了近2个月,有150多家平台倒闭。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2015年互金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疯涨,仅两年时间企业注册量暴涨10倍。2015-2016年期间,P2P平台再度频繁爆雷,随着e租宝事件引发了近1000家P2P平台倒闭、跑路的现象,形成了第二波雷潮。

  而后监管细则的落地,行业规模急剧萎缩,整个行业从此前的野蛮生长,逐渐进入到良序发展的轨道,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

  经过两波雷潮之后,到了2018,监管重压之下,行业又迎来一次大洗牌。年底,全国正常运营平台缩减到了1021家,同比2017年底减少了1219家(网贷之家数据)。

  2019年11月27日,《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出台。2019年12月底,P2P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343家,2019年全年P2P网贷行业成交量锐减至9649.11亿元。

  至此,P2P行业的消亡开始进入倒计时阶段。

  2020年,从29家再到6家直至最后清零历时不到半年,P2P走向末路。

  投资平台爆雷,投资者损失惨重,而这些代言明星的损失或许只是删除了一条广告微博。不过,因代言品牌涉嫌犯罪,明星退还代言费的行为,早前也有先例。

  被定性为传销的亿霖木业集团从2004年起,在各地低价收购林地,在各销售分部下设部长、经理、主管、销售代表4级销售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两年多时间内,该集团非法经营额达16亿元。以“合作造林,首选亿霖”的广告词为其代言的演员葛优,退还了全部代言费。

  据《新京报》报道,北京警方相关人士曾透露,葛优代言费共计30万元。亿霖事件中,葛优虽是代言人,但自己受骗购买了林地,也是一名传销骗局的受害者。

  此外,“九球天后”潘晓婷也有同样的经历。

  2014年,潘晓婷通过经纪公司为“中晋系”投资理财产品代言。2016年4月,“中晋系”投资理财产品爆雷,其中一位受害人赵先生曾将潘晓婷告上法院,称自己是因为对潘晓婷的信任才购买该产品,要求其赔偿损失20万元。因为在“中晋系”爆雷后,潘晓婷已主动配合公安机关退还了所有代言费。最终,上海二中院终审判决未支持赵先生的诉讼请求。

  那么,现行法律对明星代言有哪些相关规定?他们究竟是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朱敬律师认为:“根据《广告法》的规定,广告代言人存在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的,将会受到行政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而对于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情况,不仅会受到行政处罚,还将与广告主就消费者的损害部分承担民事赔偿的连带责任。”

  因此明星代言P2P,是否要承担责任、承担何种责任,朱敬律师认为,关键看两点:

  第一,明星是否使购买过这个金融产品。如果明星在推荐前,他本人根本就没有购买过这个金融产品,纯粹的拿钱就代言,那么他就将受到行政处罚。

  第二,明星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所代言的金融产品是虚假或者违法的。如果明星在推荐之前,没有对公司资质和金融产品内容进行一般性的审核,那么就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当然,司法实务中对明星的该类审核义务要求比较低,而在民事诉讼中,作为原告的金融产品消费者,其举证能力相当弱小,也就很难来证明,明星对虚假产品的明知或应知。

  综上所述,朱律师预计,代言爆雷P2P的明星们将需要退还代言费且支付一小部分的赔偿,来达成调解,化解代言风波。

  上海警方最近披露申城首例“套路加盟”合同诈骗案,相关品牌代言人马伊琍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近年来,从货不对版到夸大宣传,再到造成受众难以挽回的经济财产损失,明星违法代言虚假广告乱象被广泛关注。相关专家表示,明星代言虚假广告不仅有违社会公德,更涉嫌触犯相关法律。但在司法实践中,仍然面临“明知或应知”举证责任难等问题。

  “一纸道歉”难以承载被频频辜负的信任

  根据上海警方披露的“套路加盟”相关案情,犯罪嫌疑人通过收购或注册“茶芝兰”等50余个奶茶品牌,以虚假宣传对外推销加盟服务,伺机实施合同诈骗。目前,这一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90余名,涉案金额逾7亿元。随后,作为“茶芝兰”品牌代言人的马伊琍,通过其个人及工作室社交网络平台发表致歉声明,并向受骗消费者、加盟商致以歉意。

  记者采访发现,基于明星公众人物的特殊身份,其代言的虚假广告,社会危害性往往要大于一般的虚假广告。

  今年68岁的上海市民周先生对记者说,此前,他曾在某P2P平台投资38万多元,但该平台爆雷后,投资款项血本无归。他表示,尽管此前对投资风险也多有疑虑,但看到某知名人物代言这一平台,再加上8%的年化收益率让他最终选择投资。

  但在产品“翻车”后,被消费者信任的代言人却很难被追究责任。近期,网红燕窝品牌小仙炖被北京市朝阳区市监局处以2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但在小仙炖官方网站,仍有明星为其站台,并称,“我吃小仙炖很长时间了,一直都很喜欢……所以我决定投资它,我也愿意将这款好产品推荐给大家。”

  “代言时诱惑太高,出事后代价太小。”有网友在社交平台评论称,“明星‘任性’代言的代价,最终是由普通消费者买单,实在不该。”

  “代言”变“投资”、出事就道歉明星代言“翻车”怪相多

  ——明星代言频频“翻车”的高发地带,仍有后继者在此频频“上车”。纵观近些年明星代言翻车现象,保健品属于高发领域,但部分公众人物却“前赴后继”。某知名相声演员代言的天元牌亚克口服液、澳鲨宝胶囊等十多款保健品广告均违法。另一位相声演员代言的“藏秘排油茶”因涉嫌夸大功效、欺诈消费者而被媒体曝光。

  保健品之所以成为明星虚假代言高发领域,上海市民周先生分析说,庞大的老年群体让“银发经济”市场需求旺盛。“像我父亲一个月有7000多元退休金,对健康也很关注,看到明星代言的保健品,尤其是他们喜欢的‘老牌明星’代言,自然就多了一份信任,也有了购买的冲动。”

  ——从“代言人”到“投资人”,商家从“收割”消费者升级到加盟商。记者梳理发现,近些年,更多明星不再以代言人身份为商家和产品站台,而更多以“首席体验官”“首席产品官”“产品投资人”等身份活跃于部分商家的官方网站和电商平台,在规避相关风险的同时,以更大的诱惑力吸引加盟商的进入。

  上述小仙炖品牌官方网站就宣称,其明星用户、投资人就包括章子怡、陈数、吴晓波等。近年来也涌现出不少主打明星投资人概念的火锅品牌、奶茶品牌,有业内人士指出,用“明星投资人”概念的最终目的,“赚的就是加盟商的加盟费,这可比卖一杯奶茶、做一桌火锅‘回血’快得多”。

  ——代言时冲在前头,出事后躲在最后。有网友调侃说,明星代言翻车后,“道歉、解约、下次注意”成为应对的标准流程。“最近,一些朋友在使用‘爱钱进’产品时遇到问题,我对此感到十分痛心!”2020年7月,知名主持人汪涵代言的“爱钱进”平台出现兑付困难,事发后,汪涵选择道歉,并表示“跟进此事”“为妥善解决此事尽自己的力量”。在“茶芝兰事件”中,马伊琍工作室发布的致歉声明也表示,“茶芝兰品牌目前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马伊琍女士已与该品牌解约。”有网友质问:“品牌好时,代言人和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品牌出了问题,代言人又想独善其身?”

  代言不是“一锤子买卖”公众人物还需慎之又慎

  法律界人士认为,明星代言并非拿钱刷脸的“一锤子买卖”,而应事前详尽调查风险因素、事中及时跟进产品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明星代言“翻车”,需要加大执法力度,“按照相关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明星及公众人物来说,应当遵守广告法等法律法规,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做推荐、证明,不得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作推荐、证明。接受代言前,应当查验所代言机构是否具有合法资质,所代言产品和服务是否内容真实、符合监管要求。

  同济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徐文海认为,我们不能过度追责,但也不能纵容明星完全不承担代言“翻车”的后果。“特别是对于明星来说,背后基本上都有一个团队,代言前对品牌背景、工商处罚相关信息、涉诉情况等进行调查难度并不大,代言‘翻车’后若以‘不懂法’‘不清楚’来逃避责任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徐文海表示,现实中对于明星代言“翻车”是否有连带责任确实存在认定难问题,比如如何界定明星尽到了事前注意义务,又或是如何判定明星不存在明知广告存在虚假成分还去代言的主观恶意等。对此,他建议,一是可以参考环境侵权、劳动纠纷、医疗纠纷等案件的举证责任倒置,一旦代言产品出现问题,可以要求明星举证证明自己履行了注意义务;二是行业协会、行业规范以及市场本身也能发挥重要作用,倒逼明星更加审慎地对待自己的代言行为。

  汪涵代言爱钱进事

  有网文称汪涵代言的“爱钱进”APP于2020年6月出现兑付困难,众多投资者在该产品上的资金无法正常提现,并表示希望曾是代言人的汪涵可以帮助投资者发声。

  汪涵团队通过新浪财经独家回应:对广大用户遭遇兑付困难感到痛心!2018年底代言已结束。汪涵本人及团队一直在联合相关部门、督促平台解决问题,希望能帮大家减少损失。随后,汪涵发布签名声明,表示自己和律师团队会积极跟进此事,与大家共同面对。

  一、汪涵曾于2016年-2018年期间代言“爱钱进”APP。

  二、因涉及到代言类产品合作,所以合作开始前,我们和法务团队密切沟通,严格履行了广告法和其他相关规定明确的代言人应尽义务,对平台资质的合法合规性、业务的真实性等进行了核实。如,对对方提供的平台资质资料做了核实;汪涵本人在代言前也在该平台注册为用户,体验了产品之后,才签署了合作协议。

  三、近日,“爱钱进”产品传出资金兑付困难消息后,汪涵先生对此十分关切,多次主动与该平台沟通,希望推动平台尽快解决问题,维护用户合法权益。汪涵先生就代言一事向有关监管部门进行过详细情况说明。同时,也在寻求更多方法提供帮助,包括委托律师团队积极跟进等。

  四、汪涵先生对大家遭遇资金兑付困难感到十分痛心!无论问题是否发生在其代言合约期间,汪涵先生始终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此事,也在尽最大努力,联合相关部门,督促平台方解决问题。同时,建议受到影响的朋友,通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等正规渠道投诉。

  五、汪涵团队将继续与大家一起,继续密切关注、跟进此事,全力沟通、督促平台解决问题,最大程度维护大家的合法权益。

  疑似爆雷

  近日,P2P网贷平台爱钱进遭投资人“讨钱”一事登上热搜。

  大量投资人在社交网络上反馈,在该平台的出借金到期后收不到回款。有投资人质疑,爱钱进平台疑似已爆雷。

  7月2日,从爱钱进官网运营数据中看到,截至目前,平台累计借贷金额达2319.21亿元,累计服务用户数1679万人,累计撮合交易笔数.04万次。其中,当前出借人数量为人,借款人数量人。逾期90天以上金额为.85万元,金额逾期率27.01%。逾期90天以上笔数,项目逾期率为22.58%。

  爱钱进曾因知名主持人汪涵的代言而受到关注。除了视频广告外,爱钱进发布的宣传海报中,汪涵也屡屡现身,并搭配“有内涵,更靠谱”的专属广告词。此外,南都记者注意到,2019年2月,爱钱进宣布签约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为平台“幸福体验官”,并披露刘国梁参与爱钱进宣传活动的相关消息。

  公司已暂停出借业务

  针对以上问题,南都记者7月1日起多次拨打爱钱进官方客服热线,均未接通,热线电话自动留言称“坐席全忙”。7月2日,南都记者查询发现,爱钱进公司官网及官方App列出的多项投标产品中,“立即投资”按钮已变灰色,投资人无法进行出借操作。同时,两处平台也无法进行新用户注册。

  面对质疑,爱钱进官方信息发布渠道屡屡否认,强调公司正常运转。7月1日下午,爱钱进官方微博在回复网友质疑评论时反复表示,“您好,目前公司仍在正常运营当中。相关资讯,一切以官方发布为准。”

  曾被立案侦办,总裁回应:不知情

  据报道,2020年01月10日,一名借款人爆料称,此前其向国家信访局投诉“钱站”催收人员频繁骚扰、侮辱其本人和手机通讯录联系人,国家信访局的一封答复意见书中称,经核实,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兄弟公司钱站(北京会牛科技有限公司,“钱站”运营主体)注册在(北京市)房山区,负责放贷事宜,建议(北京市)房山区金融部门负责处理;

  二是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嫌募集资金已被北京东城区公安经侦部门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办,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行政部门无权干预,建议向北京东城区公安经侦部门询问。

  对此,北京市公安局负责外宣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表示,这个案件目前还在侦办阶段,不方便透露相关信息。北京东城区金融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答复意见书内容是真的,其接到通知爱钱进已被相关部门立案侦办。

  但对此,爱钱进总裁杨帆回应称,爱钱进没有收到北京东城区金融办和北京东城区经侦部门的书面通知和调查通知。

  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会牛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爱钱进母公司——凡普金科创始人合伙人兼董事长张辉。爱钱进(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则成立于2014年3月,注册资本10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凡普金科创始合伙人、CEO董祺。

  天眼查股东信息显示,涉事的两家企业均由上海榕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在2019年9月更名,原名为凡普金科企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董事人员也发生变化,张辉卸任公司董事。

  而之所以将“凡普金科”改名为“上海榕树”或许与2019年8月的被查事件有关。

监管重磅发声:已立案999家网贷机构,黄晓明、范冰冰,汪涵,马伊琍们要埋单了。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

相关推荐

推荐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站务联系QQ:29380611。
右2广告
最新资讯
右3广告